半杯清茶社

游目骋怀访二骏--半杯清茶社宾州行后记

此次宾州行的起因,是去年夏天何华兄提议参观宾大博物馆珍藏的两件中国文物—唐太宗昭陵六骏中的二骏—飒露紫和拳毛騧。这两件宝物耳闻已久,酷爱中华文化的半杯朋友们兴致勃勃,相约9月去参观,后因疫情反复而作罢。今年疫情缓解,旧话重提,大家踊跃响应,最后成行的竟有27人之多。这是疫情爆发后半杯清茶社组织的第二次远游,上次远足还是一年前的美国独立战争三镇游,也是两年来聚会人数最多的一次,更有从日本和邻州赶来的会员。很多半杯朋友也是两年多来首次线下相遇,相见甚欢。

在2022年6月3日到6月5日的三天里,我们一行人分别游览了长木公园(Longwood Gardens),参观了费城艺术博物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和宾大博物馆(Penn Museum)。几位精力充沛的朋友还顺道参观了罗丹博物馆(Rodin Museum)和林徽因旧居(The House of Our Own)。行程中适逢端午节和杨朝兄生日,我们还特地准备了粽子和蛋糕,晚上一起欢度端午佳节,庆贺生日,并听渔樵子君介绍了屈原的《离骚》和其它楚辞。此行由璐明社长、何华、晓榕、程岗、李冰等会员精心策划和准备,安排紧凑,收获满满。大家开心而去,满意而归。

第一日端午节:长木公园

长木公园位于宾州Chester郡,距华府不过两个小时的车程。我是第一次造访长木,以前一直以为就是个大花园,不过是花痴和孩子们的乐园。华府附近,花园多多,特别是规模庞大的国家植物园,所以没有太大兴趣舍近求远。但入得园来,还是被造化之美震撼了,举目所见皆是心旷神怡的花海和一望无际的绿茵。除了精心养植的奇花异卉,还有精心打理的草地。我们居家有前后院的都深知养草之累,这里的大片草坪居然看不到一根杂草,匠心之工,由此可见。

1906年,长木花园的前身,皮尔斯公园(Pierce’s Park)被迫出售树木砍伐权。幸运的是,杜邦公司创始人的孙子彼埃尔.杜邦(Pierre du Pond)不忍古树被砍伐,买下了伐树的合同和原属皮尔斯(Pierce)家族的庄园。彼埃尔的超前设想,让占地1050公顷的长木公园从此枯木逢春,开始了它的百年辉煌。彼埃尔1954年去世后,根据他的遗愿,用遗产成立基金会,维持长木的日常运作。如今,长木拥有20个花园和一万多种来自世界各地的花卉,加上本地的参天大树,形成了独特的自然景观。尤其是最大的温室(Conservatory),培养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奇花异卉。在入口处显要处,展出一盆1909年的银杏盆景,会不会是喜爱盆景制作的国人的捐赠呢?印象中,国家植物园也没有如此长寿的盆景,但也多为高寿盆景,很多都是华人的捐赠。这些盆景十分娇贵,由专家细心养护。

入夜,走了半天路的我们在初夏的夜空下,观赏了长木的保留节目—音乐喷泉灯光秀。坐在清凉的草地上,无蚊虫袭扰,静静地欣赏灯光与喷泉交织而成的神奇变幻,心意随着音乐起伏激荡,仿佛回到了卧看星河的童年夏夜时光…

第二日:费城艺术博物馆

不久前,刚刚读了一本书《民主的奇迹》(Miracle at Philadelphia),讲述美利坚宪法制定的往事。1787年夏天的费城,冠盖云集。在127天里,美国的先贤们经过无休止的辩论和协商,完成了一部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宪法,开创了近代史上的第一个共和政体。美国宪法制定的过程,正体现了所谓的美国精神,那就是“妥协”。这一点,胡适先生看得很准,他说,“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话题说远了,让我们回到费城。费城曾经是美国第二大城市,还曾经是美国建国初期的首都。如今的费城是美国第六大城市,虽然风光不如从前,但风韵犹存,仍然有着辉煌的文化传承,比如费城交响乐团名闻遐迩。我们今天参观的费城艺术博物馆就是费城一颗璀璨的明珠,虽然低调,却是美国四大艺术博物馆之一。

费城艺术博物馆藏有30余万件艺术品,轮番登场亮相,值得常年光顾。我们分两组参加了导览。两组遇到的导览都不错,其中,詹姆斯(James Pagliaro)曾有20年的义工经历,退休前曾做律师48年,如今年逾古稀,仍然精神矍铄。他的讲解生动活泼,深入浅出,让我们大呼过瘾,难怪罗马教皇来博物馆访问,也是他做的导览。

没有导览,走在艺术品的海洋里会很茫然,似乎每一件都值得驻足,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就像当年我们没书看,什么破书都会翻来倒去看几遍。如今坐拥书城,却挑三拣四,一年也没静下心来认真读几本。

每位导览都有自己喜好得艺术品和讲解风格,詹姆斯带领我们从中世纪馆开始,每个展馆选择一件他认为的精品讲解,给我们一个大致的介绍。一小时导览讲解过后,我们再回头去仔细观看个人喜好的展品。同行的半杯会员刘嫄博士也是华盛顿史密森国家博物馆的双语义务讲解员,为这次参观也做足了功课,不少杯友紧跟她参观的脚步,听她的讲解。她成了我们的第二导览员。

晚上,回到旅馆,大家欢聚一堂,听渔樵子讲《离骚》和楚辞,吃粽子,欢度端午节。季肇瑾女士朗诵了她纪念屈原的诗作。同日恰逢杨朝兄的生日,半杯的朋友们给了他一个惊喜,为他祝寿和分享蛋糕。从新泽西赶来的谢芬医生还特意给朋友们搭脉问诊,释疑解惑。然后每个人分享了白天参观博物馆藏的艺术欣赏感受。有意思的是,关于艺术品的鉴赏,固然有自然的共性,却也见仁见智,有时候甚至会产生截然相反的观感。

第三日:宾州大学博物馆

费城的另一颗明珠当属宾夕法尼亚大学。这座由美国开国元勋和科学家富兰克林创建的常春藤名校不但有全美第一的沃顿商学院,考古学也稳坐第一把交椅。这座宾大旗下的博物馆也是世界一流的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宾大博物馆创建于1887年,初衷是展出大学考古队发掘的中东文物,渐次扩张,如今拥有埃及、中东、非洲、希腊与罗马、亚洲、非洲、美洲等展厅。如今藏有100多万件来自世界各地的文物。其中,唐太宗昭陵六骏中的二骏也是馆藏重器。

因为我们“人多势众”,宾大博物馆特意派了中文导览。温婉儒雅的徐升潔小姐来自宝岛台湾,是费城的另一所名校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的考古学和艺术史博士,馆藏文物如数家珍。徐博士从前厅的镇馆之宝--埃及法老的狮身人面像开讲,最后一站是亚洲馆,一个有高大穹顶的展馆,昭陵二骏飒露紫和拳毛騧赫然映入眼帘。大家高涨的热情,也感染了徐博士,原本一小时的讲解足足讲了两个小时。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展出的昭陵二骏,也是中美两国文物修复专家精诚合作的杰作。修复所用石材和石粉均为中国专家从原石产地采集的。修复的过程也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详情可参见中方专家之一的周萍所著《昭陵“二骏”修复实录》。有关昭陵二骏流失海外的故事有不同版本,有心读者不妨网搜一下,去伪存真。但说明牌上只有一行字:Donated by Eldridge R Johnson,1919。

看到昭陵二骏,很多杯友既兴奋又有一些伤感。关于昭陵二骏的归属问题,据了解,美国在70年代立法禁止拥有海外考古所得文物,此前运回美国的文物,所属国还可以索回,也可以选择获得拥有权(ownership)而维持现状。宾大是第一个执行这一规定的博物馆。也就是说,中国政府或许可以直接索回昭陵二骏,也可以宣示主权但授权宾大博物馆继续保护和展出。但迄今为止,双方可能尚未进行此类谈判。

掌灯余话

短短的三天里,我们领略了美丽的风景,观赏了精美的艺术品和珍贵的文物。这是一次美的旅程和体验。在这些杰作的背后,还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很多人在世时不惜重金,只为拥有一件艺术品。百年之后,他们会选择将自己的珍藏捐赠给博物馆,让更多人得到美的享受。我们在博物馆看到的艺术品和文物,大多在说明牌上注明是某某某捐赠,并无其它歌功颂德的文字。而艺术品进入博物馆后,除了展出,很少听说会流入市场。虽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和文物会提高博物馆的知名度,引来游客增加门票收入,但单靠门票收入远远不够维持博物馆的运作,还需要无数捐款人和义工的无私奉献。义工精神,在美国民间已经根深蒂固。孩子们从小就被培养义工精神,初中和高中都会有义务服务的时数要求,以提高学生的精神境界。在医院、图书馆、收容所、博物馆等机构做义工,是大多数人退休后的首选。比如半杯清茶社就是一群热爱中西文化和写作的朋友组成的非营利性社团,以捐款和义工维持开销和运作,15年来,不定期举办历史、艺术、文化的公开免费讲座,希望能为传播文化、促进中西交流尽一份菲薄之力。

(图片来自晓京、何华等同行会员,恕不一一列名致谢。)


繁花似锦,绿草如茵


温室内景一隅

意大利喷泉花园(Italian Water Garden)


音乐喷泉灯光秀


博物馆前合影

詹姆斯讲解梵高的作品《金色向日葵》



徐升潔博士(中)在讲解中

徐博士讲述昭陵六骏的前世今生。


2010年修复的昭陵二骏,是昭陵六骏中保存状况最好的。


(文 大勺)

 

半杯清茶社微信公众号ID是:banbeiqingchashe,你可以在微信中搜索加关注;也可以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关注。以后你会在第一时间自动得到内容更新。


半杯清茶社二维码